请哈贝马斯来拯救李国庆和余渝
发布日期:2019-11-22 22:11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社会科学网上有一名署名为李国庆的论文,讲的是《日本社会公共性建设镜鉴》。

  里面提到,当代公共领域的思想主要得益于哈贝马斯。公共领域是介于私人领域和公共权威之间的一个领域,是一种非官方的范畴。它是各种公众聚会场所的总称,公众在这一领域对公共权威及其政策和其它共同关心的问题作出评判。

  本来以为这个李国庆就是刷屏的李国庆。再仔细一看,人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李国庆。

  好巧不巧,当当网李国庆就是北京大学社会学专业毕业,毕业后还去过农村政策研究室。学社会学的人,不用多讲,北大社会学一定学过哈贝马斯。

  每隔几个月把自己和老婆余渝那点事拿出来跟媒体讲,翻来覆去讲,还在记者面前摔着水杯讲。哈贝马斯绝对没有这样教过李国庆。

  按道理说,企业家应该分清楚公域和私域。可是李国庆简直公私不分,在媒体面前谈自己六段恋爱经历,谈自己的择偶标准,甚至还谈自己的出轨故事。

  可是一代枭雄就是成了祥林嫂,见人就泣不成声地向媒体诉说他的悲惨爱情故事。

  一次还好,媒体大概觉得有新闻点;两次还行,皱皱巴巴的故事还有可讲之处;三次四次,媒体都听烦了。公众都开始喊着,“怎么还不离婚”。

  是啊,怎么还不离婚?李国庆如果在知乎上提问找网友分析自己的感情问题,下面的评论一定是:分手,下一题。

  哈贝马斯除了“公共领域”的思想成果外,还有一个著名思想成果是“社会交往”。

  哈贝马斯理想的“社会交往”有一个“理想沟通情境”,这个情景对人的语言做了三点要求。

  我简单翻译这三点要求吧。一是“说清楚”,二是“别伤人”,三是“要真诚”。

  这就像“理想国”公众号在《谁来记录我们乏善可陈的生活》一文中提到的一句话:

  跑到媒体上来谈感情,目的肯定不只是发泄情绪,而是通过媒体给余渝放话问题这哪里是好好沟通的方式。

  腾讯深网报道说,2018年年初,李国庆和老婆孩子一起在床上看《雍正王朝》,正好是八王爷允祀伙同八旗旗主王爷阴谋逼宫那一段。李国庆觉得好玩,俞渝辗转反侧。结果第二天逼宫剧情就在他办公室上演第二天俞渝联合管理层就把李国庆踢出去了。

  在腾讯深网的报道里,李国庆和俞渝一年需要休五次假来消化公司分歧给家庭生活带来的伤害。他们每年都在挽救婚姻,请心理咨询师,已经连续请了八年。咨询师给夫妇两个单独咨询,有时候儿子也在现场。

  我不想给李国庆贴标签,也不想给俞渝贴标签。我只知道,生活充满了毛茸茸的细节,这些细节组成了混沌反复,如果不问来路就去给人贴标签,无疑是犯了绝对主义的错误。

  李国庆和俞渝的内心世界绝非铁板一块,其中包含着层次、灰度、感性、理性,以及天然交战的部分。李国庆和俞渝的内心世界就像是一座庞大的冰山,现在媒体上我们所能看见的信息,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之下的东西才是更多细节。

  李国庆和余渝的沟通问题,其实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沟通问题,也是政治人物与政治人物,国家与国家间的沟通问题。

  好好坐下来沟通太难了。一对夫妻都难得做到这点,更何况是一群绝顶聪明的政客,两个缺乏战略互信的国家。

  长期看台湾各个电视台的观众会发现,如果仔细去看蓝绿白的大三角,政党内部的小三角会发现,全程迷雾重重,完全看不懂每个人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十几家媒体、无数评论人每天针对每个人的话进行揣测分析,站在自己的角度去复盘所谓的真相,最后却永远都看不清真相,甚至连当事人自己都看不清真相。

  一开始感慨为什么都是同志,天天却需要通过媒体放风来互相猜心,从不当面坐在一起坦诚步公谈想法。

  现在大概是明白了,人心大概就是喜欢盘算。人与人太容易产生隔阂。所有人都怕开诚布公时,对方却还在暗留底牌。这样还算好。最悲剧的是你开诚布公,我却因为想太多,以为你暗留底牌。最后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波操作把局面越搅越乱。

  今天太平洋两岸有关NBA的争吵,除了力量博弈之外,更多还是缺乏互信,双方在情绪的裹挟之下不断误读,争执不断升级。

  我也逐渐理解了哈贝马斯的解决方案为什么会是“社会交往理论”,主张多方对话敞开了聊。然而理想主义的哈贝马斯没想到,说的越多错的越多,说的越多猜得越多。有些人则是担心说得越多,被别人揣摩越多,确定性越大,反而说得更少。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每个人都在互相揣测各方的想法。一方一旦上头,另一方便拂袖而去。

  小说《荆棘鸟》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女人追逐男人,男人追逐野心,这样的组合终究是不幸的,也是不能长久的。当一个女人不去追逐男人反而如同男人一样去追逐事业,追逐自我实现,追逐智慧的时候,对她死心塌地的男人反而自己找上门来了。

  在李国庆和余渝的故事中,女人追逐野心,男人也追逐野心,还在同一个山头追逐野心,这样的组合简直成了悲剧中的悲剧。675555搜码网开奖结果675555搜码网网

  但我不想把李国庆和余渝的婚姻别当成笑话去看。因为这个故事或多或少可能会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

  如果心存善念去理解,人家或许是通过撕开体面,做最后的挽留这也是有效沟通的一种方式。

  鸟儿胸前带着荆棘,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她被不知其名的东西刺穿身体,被驱赶着,歌唱着死去。在那荆棘刺进的一瞬,它没有意识到死之将到临。它只是唱着,唱着,知道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但是,当我们把荆棘扎进胸膛时,我们是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么做。我们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